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王家初冬

第二十二章、王家初冬

        ……

        “嘿嘿,前辈,我也就疑问,徐骁那个怂样,一点不像个指玄境高手的样子啊。”

        在徐凤年等来到青城山时,徐长生自己也到了武当山上。

        太虚宫内,以往小道士打扮的洪洗象,此时已入主了这里。

        “二公子?”

        洪洗象看着被道童引着的徐长生,他也看到过。

        与徐凤年不同的是,这位倒是没揍过自己,但不知为何,对于这位的惧怕程度,他反而更甚。

        或许这是那识海深处,不经意的警惕的。

        让他不自觉想要躲避徐长生。

        “站住!”

        “咳咳,二公子,不知找在下所为何事?”

        “哼,你这,要成为天下第一,究竟要何时?

        实在成就不了,本公子调动军队,直接将你绑回去算了。”

        “啊……,咳咳,二公子,还是算了,终有一日的。”

        “哼……,洪洗象,照你这个样子,你有时间,我大姐可没有。

        半年时间,你只有半年的时间,你丫的要是还如此畏缩,那可就别怪本公子将你绑着回去。”

        “咳咳咳,一定一定。”

        洪洗象冷汗直冒,不管是否有把握,连忙保证。

        看他这怂样,徐长生自感无趣,在武当逗留一天后,离开了武当山。

        ……

        青州鬼城襄樊地界,以徐长生的速度,他到了,徐凤年这一大队人马还未到达。

        姥山,这是王家大本营所在,家主王林泉更是北凉旧部。

        徐长生来到王府,对于这个北凉旧部,作为青州靖安王财政大权的掌控者,尤其对北凉还忠心耿耿,为了徐骁的谋划,甘愿全族尽灭的人,虽然被徐凤年给救了,但他还是挺重视的,可堪重任。

        无论是徐骁时代,还是未来徐凤年继位,北凉财权交给他,并无不妥。

        “阁下是谁?”

        被门卫拦着的徐长生也没丝毫不快。

        “呵呵,麻烦禀报一声王家主,北凉二公子来访。”

        “什……什么?北凉二公子?”

        北凉之名,天下何人不知?徐骁,那可是整个神州的传奇人物。

        北凉徐家,更是传奇性家族,以至于身为徐骁儿子的徐家姐弟,天下人即使没见过,但都闻名久已。

        “阁下稍等,我去禀报。”

        随着侍卫的离去,不一会儿,一五十几岁的老头亲自小跑出来。

        其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位年龄和他不相上下的妇人,应该就是其夫人了。

        至于另一位,也就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

        “王林泉见过二公子!”

        “妾身/小女子拜见二公子。”

        “王叔不用客气,徐凤年也快到襄樊了。

        他来这里,一切都在父王算计中。

        王叔的身份,也隐藏不下去了。

        长生游历江湖,听父王说起过您,所以来姥山拜见。

        这位是伯母吧,徐长生见过伯母。

        至于这位,听闻伯父有一女,惊才绝艳,六岁便作了《春神茶》,十四岁写《东厢头场雪》。

        《东厢头场雪》风靡离阳,被赞曰:一语胜过千本书,一字千金。

        今日一见,闻名不如见面啊。

        令千金,不仅才华出众,才貌更是惊人。”

        徐长生夸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王林泉的夫人女儿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王初冬:“二公子过奖了,小女子王初冬,见过公子。

        公子来姥山是……?父亲是北凉阵营的?”

        以王初冬的智慧,听闻北凉徐家二公子来拜访父亲,心里有有所猜测了。

        更何况还有徐长生的话,她就越发肯定了。

        “王叔那是我北凉旧部,即使在北凉,也是位高权重之人。”

        “不敢当,倒是老奴怠慢了,二公子快请进。”

        王林泉以奴才自居,徐长生连忙阻止了他。

        “王叔不用如此,您是我长辈,这不是折煞晚辈了嘛。”

        如此不嚣张跋扈,不以主人自居,面色和煦的徐长生,瞬间就让王林泉夫妇以及王初冬的高看一眼,而且也容易相处。

        “夫人,去准备午饭,二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定然饿了。

        初冬,你陪二公子走走吧。”

        这老家伙,虽然对北凉是忠心耿耿,但是在北凉之中,对于自家之闺女,该争取,他可不会将机会白白错过。

        为其谋个好婆家,并没有错!

        虽然天下传闻,北凉王三位公子,都虎父犬子。

        但如今一番交流下来,他哪里还不明白,所谓的虎父犬子之言,定然是北凉王府在暗箱操作。

        这几位公子,应该也在有意藏拙。

        这是第一,第二嘛,却是王林泉多想了,王府公子有三,按照今天的情况看来。

        这位二公子为何会特意来拜访自己?

        难道……,这位也有意那世子之位?

        这是在拉拢自己?所以他就借口离开,并不想和徐长生单独相处,否则左右为难。

        至于将女儿推入火坑?不存在的,不说那位北凉王老当益壮,不会放任自家儿子争斗下去。

        就是这几位公子真的为了权势,手足相残,按照今天这位的为人处事,最后还真可能是胜利者。

        他的想法,瞒不过王初冬,更瞒不过徐长生。

        只是谁也没点破罢了,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看着王初冬面色微笑道:“那就麻烦王小姐了。”

        “不麻烦,二公子,请!”

        进入王府,一路跟着王初冬,听着王初冬介绍着府内。

        “二公子,听闻北凉世子纨绔不堪,令兄真的……”

        从小,父亲没少在他耳边提起这个北凉世子,不过都是纨绔之事。

        如今机会来了,而且和这个二公子聊熟了后,王初冬疑惑道。

        徐长生让看了一眼好奇的王初冬。

        “呵呵,王小姐,一切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

        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我这个庸碌之人,是懂不了这些人的世界咯。”

        “二公子过谦了,你可不是庸碌之人。

        正如二公子所言,一切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

        倒是小女子的不是了,还请二公子见谅。”

        “哈哈,这有什么,人之常情,没什么可道歉的。

        再说徐凤年那家伙,这些年的确干了不少荒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