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世子临“樊”

第二十三章、世子临“樊”

        ……

        两天之后,徐凤年等才通过水路,大张旗鼓到达襄樊。

        还没上岸呢,“好客”的青州人,已经准备了不少手段等着他。

        岸边,徐长生、王林泉、王初冬等在这里看着。

        江面上,此时徐凤年的船只,正处于危急时刻。

        不仅有青州靖安王世子赵洵和皇帝的私生子赵概,还有吴家当代剑冠吴六鼎独自划着小船,企图一人将徐凤年所在船只掀翻。

        “二公子,世子那里……”

        徐长生看了一眼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为了北凉王位,对徐凤年见死不救?

        “胡思乱想什么,在姥山你就一直避着本公子。

        你是担心北凉之内权势之争吧?

        本公子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对那北凉王之位没兴趣,否则父王又何必千方百计算计徐凤年,就是为了让他心甘情愿答应继任北凉王之位。

        徐凤年那里,别说区区青州靖安王世子和吴家剑冠了。

        就是王明演去了,也不过是送菜的。

        这次他的游历,不仅是为了搅动江湖朝堂风云,也方便了父王在太安城内为其争取世袭罔替。

        除此之外,他那得自王重楼的一身大黄庭,也可以在历练中,争斗中,渐渐化为己用。

        一举三得,我又何必插手?”

        “不敢,不敢!”

        ……

        “轰……”

        “滚……”

        “救命……”

        “世子小心……”

        江面上,李淳罡出手了,震退了吴六鼎,同时徐凤年为了救被掀翻掉入江里的凤字营兵士,陷入了符将红甲偷袭中,好在大难不死。

        “呼……,还好,世子殿下安然无恙。”

        江岸上,王林泉放下徐长生递过来的神秘东西(其实是望远镜),拍了拍胸脯,庆幸不已。

        “我就说他不会有事的,不过朝廷,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不一会儿,船只靠岸,王林泉带着王初冬恭敬行礼。

        “老奴拜见世子殿下。”

        “小女子拜见世子殿下。”

        “见过二公子。”

        徐凤年带着的一行人,看到徐长生,纷纷道。

        徐凤年此时也看向了徐长生。

        “咦?二弟?你怎么在这里?

        我出来游历时,父王不是说你有要事,不能出来送别?

        没想到你不是不能出来,压根没在王府啊,这徐骁也太不厚道了。

        对了,这两位是?莫非这位是弟妹?”

        王初冬面色微红,徐长生直接瞪了这家伙一眼。

        “不会说话,就将臭嘴闭上。

        这是父王的旧部,王林泉王叔,这位是其千金初冬小姐。

        王叔执掌着青州的财政命脉,乃靖安王的得力助手。

        这次父王的打算,不用我说的自从你踏入了青州襄樊,想必就有所猜测了。”

        看着沉默的徐凤字,徐长生走向那个独臂邋遢老头。

        “徐长生见过前辈,久闻前辈大名,今日一见,见面更甚闻名。”

        李淳罡抠了抠鼻屎,瞥了徐长生一眼,口中啧啧称奇,因为在徐长生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威胁(此时的李淳罡坠境,仅仅大天象境)。

        “啧啧……,你们徐家一家子,还真是怪物啊。

        如此年纪,如此成就,还有,你小子也不用恭维我,有个球用啊?

        什么见面更甚闻名,怕是闻名更甚见面差不多。”

        徐长生只能尴尬笑了笑:“咳咳,前辈妄自菲薄了。”

        看向凤字营和宁峨眉以及那些护卫,他点了点头,

        “宁将军,各位兄弟,魏叔……,一路跟着徐凤年护卫其安,全辛苦了。”

        “多谢二公子,吾等职责所在。”

        吕钱塘这个新人,暗自打量着眼前的二公子。

        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如今初见,真是一副好面相,就是不知其是否真的庸庸碌碌。

        传闻徐凤年也纨绔不堪,北凉如何为离阳之害。

        但是相处久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陵州城内,百姓安居乐业。

        而且这位世子殿下,外表纨绔,实则胸有沟壑,有勇有谋。

        徐凤年就不同了,他本来就在怀疑着,自己老爹是不是真为武道高手。

        结果听闻这位眼高于顶的李大剑神说自己这个二弟如此年轻,如此成就。

        在他想来,除了武功,也不会是指什么呢吧。

        “哈哈,二弟,为兄是怎么也想不到,我老徐家中,除了二姐之外,还有你这么一个高手啊。

        给哥说说,高到什么程度?金刚、指玄、还是天象?

        哇……,你不会成就陆地神仙了吧?那不是比……”

        心虚地看了一眼李淳罡,并未将想说的话说出来。

        他的话,引来徐长生无语,这货就会白日做梦。

        瞥了一眼徐凤年,没好气道:“你稍后找个客栈睡一觉,梦里什么都有。

        李前辈,那是闻名天下几十年的传奇剑神。

        有道是天不生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我不过一后生晚辈,就是有了点微不足道的成就。

        也没资格在前辈面前嘚瑟。”

        “哈哈,你小子过奖了,过奖了。”

        看李淳罡得意的模样,徐凤年嘴杜道:“前辈,您这么一点不谦虚?”

        李淳罡心安理得道:“哈哈,谦虚什么,这小子说的是实话。

        无耻的徐小子,你可一点没你的二弟可爱啊。

        徐二公子也不用妄自菲薄,至少相同的年龄阶段,我的成就是远远不如你的。

        你至今还未到二十岁,就如此成就,的确可以说得上是亘古朔今了。”

        面对李淳罡的话,在场之人无不震惊,这是李淳罡都佩服的人。

        唯独徐长生皱了皱眉,今天还真是失算了,这个老家伙口无遮拦。

        不经意间看了众人一眼,武功低下者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那些武功进入了二品以上的,心里顿时感觉被什么盯上了似的。

        “小心!”

        不明觉厉,魏叔舒以为被什么杀手又给盯上了,护卫们顿时警惕戒备起来。

        或许只有徐凤年这个小狐狸能够猜到到什么。

        当然,李淳罡也知道这份心忌来自哪里。

        高手无敌,寂寞,普天之下,也只有坐镇东海武帝城的那位能够被其视为对手。

        如今遇到以为竟然能够令得自己看到威胁的存在,还是一个不足二十的,自然手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