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青衣儒圣现身

第二十七章、青衣儒圣现身

        ……

        “呵呵,那是之后呢,之后的事,谁也不知道。

        好了,在襄樊也多些时日了。

        想必是到了离去的时间。”

        “嘭……”

        外面传来响动,徐长生示意几人一眼,来到外面,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和徐凤年对敌。

        “看在徐家庇护公主殿下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可以不杀徐骁。

        公主殿下,跟我走吧,西楚诸多遗孤,都迫切希望公主殿下回归。”

        “她是我的,谁也不能带走他。”

        “谁是你的?”

        那个中年男子却不在意徐凤年的话,周围尘土飞扬,就打算杀了徐凤年。

        “等等,棋诏叔叔,既然你认我这个公主,那你不可以杀他!”

        曹长卿知道自己无法杀了徐凤年,只有迂回政策。

        “公主,您不跟我回西楚旧地。

        终究只是一个侍女,和徐凤年身份差距太大,怎么嫁给他?”

        “谁要嫁给他。”

        姜泥面色一窘,立刻反驳,但曹长卿也没在意。

        作为过来人,哪里还不明白,这是殿下的矜持罢了。

        曹长卿:“殿下,西楚旧人,迫切希望公主殿下回归,召集旧部,重立西楚,他们很需要一个家,更希望回家!”

        姜泥看着鱼幼微询问道:“你想回家吗?”

        “做梦都想!”

        听到鱼幼微的回答,姜泥沉默了,思索良久后决定道。

        “徐凤年一路游历至青州,下一个游历点想来就是春神湖路看徐家二姐。

        再下一个游历点,应该是龙虎山。

        整个游历过程,最危险的,也就这襄樊和龙虎山罢了。

        再走一段,看着他渡过了龙虎劫难后,再跟着棋诏叔叔离去。”

        “殿下,您身份未暴露之前还好。

        可是如今我的出手,定天下皆知,您的身份已不再是秘密。

        如果跟在徐凤年身边,只会令得其处境更加危险。”

        “那,暗中跟着总行了吧?”

        这时徐凤年等,看到徐长生在几人的陪同下,来到外面。

        “二公子。”

        “长生,帮大哥留下姜泥。”

        徐长生看着曹长卿,点了点头。

        “青衣儒圣曹官子?多年位列武评前三甲,阁下要在这里击杀他,虽然不是太成器,但好歹也是我大哥,我看阁下今天要失望了。”

        怼完曹长卿,看了一眼徐凤年,没好气道:“大哥,这一切,不是你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还要看姜泥的,如果她真的不愿意离去,我会竭尽全力阻止。

        可情况你也看到了,否则李前辈还不出手啊。”

        “哈哈,长生兄弟所言极是。”

        只见李淳罡的身影从远处而来,降落在屋顶上。

        “徐长生?徐家二子?看来传言不实啊,你这可不是庸碌无为,天下这盘棋还真是有意思。

        李淳罡,想不到你堂堂剑神,竟落魄成为一个护卫。”

        “关你球事!”

        李淳罡满嘴脏话,口头禅直接嘣了出来。

        “呵呵,能够遇到大名鼎鼎的剑神李淳罡,不交手一番,太过遗憾。”

        曹长卿也不生气,仿佛早就知道这个老剑神的脾性一样,反而战意冲天。

        “打就打,谁怕谁啊。”

        这是强者的骄傲,李淳罡哪里肯落了下风。

        虽然他是坠境了,但是这个曹长卿也并未心境圆满,成就陆地神仙。

        火药味爆发,两人直接飞身上了屋顶,李淳罡二话不说,直接放大招。

        徐长生看了一眼众人:“速退,否则这两位的战斗会波及到你们。”

        ……

        “两袖青蛇!”

        曹长卿同样释放自己的绝招,顿时风卷残云,如此异象,惊动襄樊城内诸多强者。

        徐长生等则是早就远离,免得波及自身。

        一招过后,曹长卿带着姜泥离去。

        客栈之外,徐凤年正在通知启程前往春神湖上阴学宫,去拜见一下那个二姐,否则她要是知道自己来了青州却不去见他,以后有自己受的。

        “咳咳,长生,你去上阴学宫不?”

        徐凤年那个怂样,惹来众人一阵内心的鄙视。

        徐长生对于这个二姐,也是发自内心的畏惧,毕竟小时候没少被这家伙欺负,有了心里阴影。

        自己终究是成年人心性,又需要藏拙隐忍,以至于小时候没少被这家伙揪着打屁股,想想都觉得羞耻。

        想想那画面,打了个寒颤,“咳咳,这,要不你自己去算了。

        我还有要是,需要去龙虎山一趟,对,我要去龙虎山看看黄蛮儿,顺便看看能否将大梦春秋给抢过来,让你看看。”

        “噗……”

        别人不敢笑,李淳罡和秋若雪倒没这么多顾忌了。

        李淳罡鄙视着这两兄弟:“怕个球啊,徐渭熊还能吃了你们不成?

        看你们这怂样,老夫都臊得慌!

        不过这次去老夫倒要好好瞧瞧,这徐渭熊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竟然令得长生兄弟你都如此畏惧不已。”

        “咳咳,李前辈,一言难尽啊,您是不知道,小时候我们是如何被二姐压迫长大的。

        大哥可没少被二姐揪着耳朵,脱光裤子,屁股不知现在是否还有疤痕。”

        徐长生如此不讲武德,泄露徐凤年的幼年糗事,徐凤年闻言,面色一抽而羞红,忿忿不平。

        “徐长生,你……,这能说嘛,貌似你就逃脱了似的。”

        “哈哈……”

        “咯咯……”

        李淳罡闻言,重新审视了下这个能够和自己平分秋色的少年天才,平时英气博博,一副遗世独立的模样。

        脑海中幻想一下这家伙被揍时的场面,顿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一点不顾及面色红润而尴尬的两兄弟。

        至于其他侍女、护卫,李淳罡那是毫无顾忌,他们就不敢如此放肆了。

        虽然没听见笑声,但那耸动的肩膀,通红的面色,时而发出噗呲声,无不在证明,这些家伙忍得极为辛苦。

        最后干脆徐凤年和徐长生直接视而不见,充分发挥了平时姑娘脸皮的作用,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

        “长生,你去龙虎山这么早干什么?

        反正我也要去龙虎山看黄蛮儿的,不如一起,你看,路过青州而不去看一下二姐。

        当然,虽然龙虎山距离青州也不是太远,但上阴学宫要近了许多不是?

        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让哥哥我一个人去,要是哥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我怕你这么大了,还被二姐揪着打,面子上过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