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六宠娇要致富在线阅读 - 第438章 嘴臭的后果

第438章 嘴臭的后果

        “怎么了?”伍姜明疑惑问。

        那人背靠墙,默默挪远一些,很礼貌的才没有捏鼻子,“你身上怎么这么臭?”

        “昨晚喝多了,可能是屋里臭气熏的。”伍姜明在面前挥了挥手。

        再闻了闻自己身上,确实很臭。

        他自己都嫌弃了,怎么会这么臭呢。

        他不好意思地站远了些,“可能屋里气味大,要散一散,你先走。”

        那人憋着气,点头,飞快跑下楼。

        伍姜明是非常在乎自己形象的人,人走后,他再闻了闻自己,好臭啊~

        喝醉酒怎么有一股臭袜子味?

        他百思不得其解,再闻一闻,臭得他差点都干呕了。

        他叹息一声,发现嘴巴里呼出的气味也很臭,他顿时感觉头更痛了,这次宿醉简直太难受了。

        他揉着额头,慢慢下楼,真想请假不去上班。

        可年底了,他要评先进员工,不能请假。

        他走到办公楼下,距离上班还有点时间,他看到有人站在那里聊天,看到他表情讳莫地闭了嘴。

        这是在议论他啊,而且明显不是说什么好话。

        他蹙眉走过去,那些人干笑着跟他打招呼,然后集体脸色一变,憋气。

        好臭!

        伍姜明看着众人的表情,朝他们点头,飞快走过去。

        他在上楼时,碰到了王充标。

        “科长!”他主动打招呼。

        王充标被他熏得一个倒仰,想着他的身份好不容易才没拿手捂住口鼻,“你……你早上没刷牙?”

        “我刷了,也洗了澡换了衣服。”伍姜明蹙着眉解释。

        他这一下话说得多,王充标被熏得努力维持的礼貌都维持不住了,他赶紧捂住口鼻,把距离拉远,“你你这……不说了,我有事要出去,你赶紧去上班吧。”

        说完,他就匆匆从伍姜明身边跑过。

        他忽然庆幸今天他要外出开会,原本他还很排斥这个会议的。

        老天爷救了他啊。

        伍姜明站在楼梯上,看着王充标逃也似的背影,眉头蹙得更紧,脸色更沉了。

        他这么臭的吗?

        他试着哈了口气,直接把自己熏吐了。

        他简直想哭了,怎么会这么臭?

        他以前也喝醉过,但没哪次这么臭啊,难道是陈三梅家的酒有问题?

        可他家的酒很香,味道特别好,喝的时候没有臭味呀。

        那这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喝醉后的情况了。

        他忧心忡忡地进了办公室。

        赵芬芳看到他进来,立即笑着迎过去,“伍组长早啊!”

        “早!”伍姜明如常跟她打招呼。

        赵芬芳正高兴他对她态度好呢,忽然一股臭气迎面袭来……

        “呕~”

        赵芬芳忍不住侧身干呕。

        伍姜明,“……”

        正想上前打招呼的王美迷默默退远,其他人也一样。

        伍姜明,“……”

        赵芬芳呕了下尴尬地看了伍姜明一眼,憋着气,“我去洗下手。”

        说完飞快跑出了办公室。

        陈三梅上来的时候,就看到赵芬芳逃命一样从办公室里跑出来。

        她不明所以地走进办公室,碰到站在入口的伍姜明,脸色一变,憋气,朝他点头算打过招呼飞快往里面走。

        伍姜明看着她的背影,闻着她跑过去身上淡淡的清香。

        昨晚一起喝酒的,她身上为什么是香的?

        所以,不是酒的问题,那到底是什么问题?

        伍姜明开始了人嫌狗嫌的日子,他从小到大从没被人这么嫌弃过。

        虽然那些人没敢直接嫌弃,但那种隐忍的嫌弃,让他更加难受。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嫌啊,自己把自己臭得都要晕了,他非常烦躁,感觉度日如年,要崩溃了。

        他安慰自己,可能是醉后第一天才这样,过两天就好了。

        可结果,三天过去,他还是那么臭,直到第四天才减轻了些。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的情况对要面子又要形象的伍姜明而言,简直是最痛苦的煎熬。

        更让他煎熬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臭。

        直到无意间听到人议论,说他昨晚喝醉一路吐回来,拿臭袜子擦嘴。

        他那袜子可真臭啊,有人怀疑他入冬来袜子都没洗过。

        他现在嘴巴一股臭袜子味,肯定是他拿臭袜子擦嘴搞的,估计是擦嘴的时候吃了点进去。

        议论的人一副受不了要吐的样子,把伍姜明刺激得眼睛都红了。

        下午去上班的时候,他就拿围巾把嘴巴捂了个严严实实,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臭到别人。

        他还去了医务室看,差点把医生臭晕。

        医生给他检查,没查出什么毛病,也没有什么药能缓解。

        只交代他勤洗,洗好一点。

        又把他的自尊心跟羞耻感捏了捏。

        中午回去时,陈三梅把情况跟家里人说了说。

        陈昭昭冷哼,“让他嘴臭,就好好感受下嘴臭的后果。”

        “昭昭,他这样会多久?”

        “一个星期吧。”

        “一个星期啊,这才半天办公室的人都受不了了。”陈三梅唏嘘说,她庆幸自己在画室里。

        不过画室在办公室侧面,多少也有些影响。

        当然影响不到她,她有陈昭昭给的特制口罩。

        口罩一带,清新的香味隔绝掉了所有臭味,让她神清气爽。

        伍姜明因为那样的情况,没敢再凑到陈三梅面前。

        她上班的日子变得轻松,而且知道伍姜明他们谋她的画,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幅,但这画没灵感她也不着急了。

        进度慢,她也有借口,说被熏得头晕画不出来。

        伍姜明的事暂时先这样,陈昭昭他们下午去买放到学校那边房子的家具。

        第二天,陈昭昭陪陈四梅去文工团报道。

        报道之后,她就开始上班了。

        不过每天还是回来睡,因为文工团有直接到这边的公交车很方便。

        唯一不方便的是,她下班要伪装一番,因为宋仁杰时不时会来等方若菲。

        好在现在天气冷,她包得严严实实的也不突兀。

        而且,她跟方若菲不在一个队,省城文工团人多,她走得晚一些的话,宋仁杰他们也已经走了。

        不过还是要伪装一番,小心驶得万年船。

        陈昭昭现在还没想跟他们斗起来,想过个平静年。

        然而她想的平静不是太容易,因为于景归来了。

        于景归早做好了陈昭昭考上省城就来省城的打算,本来他是计划跟陈昭昭他们一起来的。

        只是现在快年底了,要交接的事情比较多,就晚了些天。

        第二天,腊月二十五,是原定于景归到省城的日子,按约定,陈昭昭到火车站去接他,结果,没接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