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灾救世主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重生始末

第一章 重生始末

        l市立中心医院。

        一位面容严肃,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合上了面前的病例,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正在此时,他的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一名二十多岁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的年轻医生便冲进办公室,十分焦急的说道,“王医生,不死男孩,他不行了!”

        “什么!!”

        本来还有些疲惫的王医生猛地从座椅上站起,朝着门外面便冲了出去!

        几分钟后,王医生来到了位于地下的一间特殊病房,可当他推门进入时,却正好看到了心电监护仪上的波形变为了一条直线。

        身体微微一僵,王医生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着病床走去,而周围的护士也是适时地为他让开了路。

        来到病床前,王生看向了病床那个已经停止呼吸的清秀少年。

        对方的皮肤惨白如纸,身体干瘦的仿佛一具骷髅,有着先天性的缺陷的左臂和左腿呈现出萎缩扭曲的畸形姿态,腹部那大量无用且恶心的赘生组织宛如一只只贪婪的恶鬼,榨取着这幅已死身躯的最后一丝养分。

        “唉。”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王医生低声自语道,“坚持了十八年,你应该也累了,或许对你来说,死亡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

        某条肮脏昏暗的小巷中,一个倒在地上的身影动了动,然后缓缓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额,头好疼啊,不过竟然能感觉到疼,看来我今天的状态还算不错那。”

        可是刚说完这句话,那人便察觉到了不对。

        只见他快速从地上坐起,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从手到脚一寸都没有落下。

        “健康的身体,健康的身体……”

        那人有些颤抖的一遍遍说着这句话,那模样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刚从精神病院中跑出来的疯子。

        没错,这个看起来神志有些不正常的人,便是不死男孩,更确切的说,是重生而来的不死男孩。

        突然,不死男孩眉头一皱,伸手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大量零散破碎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头部感到一阵剧烈胀痛。

        若是常人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剧痛恐怕会被直接疼昏过去,但不死男孩却不是常人。

        对于上辈子与疾病和痛苦对抗了十八年的不死男孩来说,区区这点疼痛还远不足以打到他。

        片刻之后,疼痛缓缓退去,额头微微见汗的不死男孩放下了按在额头上的手,皱着眉头低声自语道,“王生,我叫王生?不对,我这是占据了王生的身体。”

        正当不死男孩整理着脑海中的破碎记忆,思考着自己当前的处境和情况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呦,黑狗你来看,刚被你一砖头拍倒那小子可又起来了,你他娘是不是不行了,昨天晚上累够呛吧,哈哈哈。”

        说话的是一个黑矮的胖子,身高还不到一米六,一口的黄牙十分恶心,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烤糊的黑地瓜。

        而在黑地瓜的不远处还站着一个正在抽烟的平头男人。

        这个人比黑地瓜要高一些,看着有一米七左右,面色阴沉浑身精瘦,脖子上还纹着一颗呲牙的狼头,一看就不像好人。

        “闭嘴,死鲶鱼。”

        黑狗将手中的烟头一丢,狠狠的吐了一口痰,骂骂咧咧道,“玛德,老子混了这么久还能干不翻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废学生。”

        砰!

        一脚踢翻了一个挡路的垃圾桶,黑狗俯身捡起了一根折断的木桌腿便朝不死男孩走了过来。

        而此时的不死男孩看着手持断桌腿朝自己走来的黑狗,心中开始进行判断。

        这个人对我没有恩情,他刚杀死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现在还要杀我,对我来说他不是好人。结论得出,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不死男孩缓缓从地上站起,直到完全起身他才发现,王生的这具身体竟然如此高大,那个看似凶狠的黑狗竟然只到这具身体的胸口。

        握了握拳头,感受着这具身体中涌动的磅礴力量,被疾病折磨了足足十八年,早已经心如止水的不死男孩竟然升起了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王生的这幅身体十分高大,足有一米九五往上,而且浑身的骨架粗大,站起身后看起来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不仅如此,虽然这幅身体因为营养不良导致其看起来有些偏瘦,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十分惊人,甚至要远超常人。

        而要说这具身体的缺点也不是没有。

        王生的左腿因为小时候的一场车祸而留下了残疾,走起路来有些跛,但即便如此,这副健壮的身躯与不死男孩上辈子那副千疮百孔的残躯相比,也是雄狮与老鼠的差别了。

        眼看着不死男孩起身,那高大的身躯让黑狗气势不由的一弱,可旋即他便更加气愤的朝不死男孩走来,口中还在不断喷着污言秽语。

        “哼,刚才还没看出来,没想到你这个脑残废物竟然还是根路灯杆子。”

        在身后胖鲶鱼的起哄声中,黑狗一路骂骂咧咧冲到了不死男孩的面前,举起手中的断桌腿便朝他的头部砸了过去。

        然而未等黑狗手中的桌腿落下,他的手腕已经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给牢牢抓住。

        还没等黑狗开始挣脱,不死男孩的另一只手已经握拳砸向了他的脑袋。

        砰!

        不死男孩的拳头落在了黑狗脸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砰!

        黑狗的脑袋撞在了小巷的墙壁上发出了第二声闷响。

        看着被自己一拳打飞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黑狗,不死男孩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对于这具身体所蕴含的力量也是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与此同时,刚叼上一根烟还未来得及点燃的胖鲶鱼看到这一幕后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直到口中的香烟脱落掉到地上,他这才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胖鲶鱼搞清楚状况,他便看到那个一拳打翻了黑狗的傻子抬头看向了自己。

        而对方看他的眼神简直不像是在看一个人,而更像是在看一块会动肥猪肉。

        肥鲶鱼的背后发凉,额角更是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傻子不对劲,得赶紧走,回去叫人。

        “你,你特玛给我等着,别走啊,别走。”

        肥鲶鱼用很怂的语气放了句狠话,手上打火机也不要了直接往旁边一丢,迈开一双粗肥的短腿便朝巷子外跑去。

        直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脑自不好使的傻子会突然变得这么邪乎。

        然而还没等他跑出几步,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呼呼的破风声。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肥鲶鱼那如烤地瓜一般的身体便直接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腿哇哇大叫起来。

        这个时候哇哇大叫的胖鲶鱼也看清了砸到自己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条断裂的桌腿,正是黑狗刚才捡起充当武器的那根。

        缓缓收回投掷的动作,不死男孩迈步朝着倒地的胖鲶鱼走去,不过因为左脚有些跛,所以他的走姿看起来有些怪异。

        若是放在以前,看着跛脚的王生,肥鲶鱼肯定要取笑两声,并顺口骂两声残废瘸子。

        可现在,倒在地上的他可没有那个胆子。

        在胖鲶鱼夹杂着威胁和求饶的话语声中,不死男孩朝着胖鲶鱼一步步靠近,可就在距离对方不到三米的位置,他却突然停在了原地。

        “身体给你,救救她。”

        一道有些呆板的声音自不死男孩的心中响起,紧接着一个模样端庄秀气的女孩图像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几乎瞬间不死男孩便明白过来,那道声音是来自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王生,或者说应该说是王生的残留意识。

        至于那个女孩,则是王生的妹妹王芊。

        可是,为什么王生会让他救王芊那,不死男孩有些疑惑,然后便开始搜索脑海中的那些破碎记忆。

        好在虽然脑海中的记忆残缺破碎,但近期的记忆却基本都比较完整,而不死男孩也很快便从中找到了原因。

        原来事件的起因是三天之前,他的父亲王建国在工地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个街溜子小混混给撞了一下。

        按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以王建国那老实巴交的性格也不会在意,可那个小混混竟然直接倒在地上抱住了他的腿,并且中气十足的说自己被撞成了重伤,张口就要五万块钱的医药费。

        若是普通的小混混,王建国吃亏认栽,给点钱了事也就完了。

        可眼前这家伙明显是早有预谋,竟然死活不松口,非要王建国赔五万块钱医药费,不然就不让他走。

        面对这种情况,王建国知道自己是被讹上了,但平时老实巴交甚至还有些胆小懦弱的他根本毫无办法。

        不过,不管如何,这钱肯定是不能给的。

        不想惹麻烦,同样也不想被讹诈的王建国想要挣开这抱着他腿的小混混赶紧离开。

        能够生出王生这种大块头的儿子,王建国的身体同样不差,也是个一米八的大汉,想要挣脱那个抱着他腿的干瘦小混混也并不困难。

        可还没等王建国挣开那个抱着他腿的小混混时,周围便窜出了三四个手持铁管木棒的家伙将他围了起来,而这其中便有胖鲶鱼和黑狗。

        王建国被这帮家伙拖进了一旁的小巷里暴打了一顿,甚至还强逼着他签了一张十万元的欠条。

        这帮小混混临走时还留下了话,说王建国欠他们大风棋    牌的这十万块钱一周内必须还上。

        若是逾期不还,不仅欠款要翻倍而且还要拿他的女儿抵债,若是敢报警就直接杀他全家。

        到了这一步,正常人都能看出,这大风棋    牌的目标就是王建国的女儿,至于欠款医药费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发生这种事,王建国一身是伤的回到家自然瞒不过一对儿女,索性便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这一家三口也没有什么办法,父亲王建国和女儿王芊都是性格胆小,纵使知道对方不敢杀人,但因为害怕报复也根本不敢报警反抗。

        至于说王生,他虽然生的体格健硕远超常人,但是有利必有弊,他的头脑天生便比较愚钝呆板,说不好听点就是个半傻子。

        这种脑筋,再加上从小受到父亲懦弱胆小性格的影响,平时基本都是受欺负的角色,因此别说是不怀好意的混混,就算路边的恶狗朝他叫两声都能吓他一跳。

        正因如此,以前的王生基本就是个人高马大的样子货,胆子甚至比那个只到他胸口的妹妹还小,根本就靠不住,也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

        在那天之后,王生一家人如惊弓之鸟般继续上学上班,而那帮小混混也是不负众望的每天上门,到王建国的工地,甚至是王生王芊的学校中闹事,弄得一家人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精神紧张。

        而就在王建国被讹诈的三天后,也就是今天,王生在放学之后如往常一般去接同样是学校走读生的妹妹王芊回家。

        说是去接,事实上是父亲王建国怕自己这个傻儿子一个人回不了家,所以才让王生跟着妹妹王芊回家。

        这条本来十分正常的回家路,在半路上却出现了意外。

        大风棋    牌的混混们在半路上拦住了他们,随后王芊被人抓走,而王生则被黑狗和胖鲶鱼恐吓着来到了这条无人小巷,并被黑狗用板砖击中后脑昏死过去,然后才有了不死男孩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