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灾救世主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渔翁得利

第六章 渔翁得利

        滋!滋!

        那柄原本只是土石雕像的青龙偃月刀在关公雕像的拖行之下,竟是在混凝土的地面上摩擦出了丝丝的火星。

        刚开始,拖刀冲向肥老虎的关公雕像速度还很慢,只是如同常人慢跑,可随着距离的增加,它的速度也在不断提升,最后逐渐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堪比一辆疾驰的轿车。

        此时,已经冲到面包车旁的肥老虎拉了拉车门,发现这车竟然被锁上了。

        “玛德,这帮兔崽子,干这行还锁车,怕被偷啊!”

        肥老虎骂了一句,听着身后越加刺耳的摩擦声,他转头一看,心中立刻便是一惊,那尊浑身浴血的关公雕像竟然已经冲到了离他不足五米的位置。

        “拖刀斩!”

        一声沙哑且威严的声音自关公雕像的口中传出,这可是它第一次发出声音。

        然而此时的肥老虎可没空关心关公雕像为什么会说话,因为就在下一刻,那柄在混凝土路面上拖行了一路的青龙偃月刀已经带着恐怖的威势和刺耳的破风声朝他当头劈了下来。

        在如此生死危急关头,肥老虎也是发动了自己的后手,只见他的身上微光一闪,紧接着他那肥硕如水缸般的身躯竟如灵巧的猿猴一般,直接就地一滚堪堪躲开了这致命的一斩。

        肥老虎虽然凭借着底牌快速翻滚侥幸躲开了关公雕像的拖刀斩,可他身后的面包车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关公雕像的青龙偃月刀竟是将那辆银灰色的面包车直接拦腰斩断大半,并深深的镶进了面包车那坚固的底盘当中。

        在挥出了如此恐怖的一击之后,那尊关公雕像也是略微停滞,体表那层混杂着血色和黑气的白光也仿佛暗淡了几分。

        显然这记拖刀斩对它而言也是有一定的消耗。

        趁着关公雕像攻击后的空荡,翻滚之后刚从地上爬起的肥老虎左手举起了七管枪对准关公雕像的脑袋,同时右手也快速摸出了之前从保险柜中取出的那个黑色小盒子。

        砰!

        七管枪射出的子弹在关公雕像的脸上轰出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坑洞,紧接着肥老虎将七管枪一丢,从哪黑色小盒子倒出了一颗指尖大小的白色药丸,并直接丢进了嘴里。

        这装在黑色小盒中白色药丸可是肥老虎的底牌珍藏,是一种名为‘虎骨大力丸’的特殊丹药,虽然这名字土了点,但其效果确是十分的不俗,能够快速恢复体力并在短时间内提升力量。

        咕嘟。

        药丸下肚,肥老虎那本来在经历一连串战斗后有些苍白的脸色立刻便红润了起来,太阳穴处的青筋暴露,就仿佛是一只生气的番茄。

        被轰了一枪的关公雕像这时也从僵直中缓了过来,双手握住镶进面包车底盘中的青龙偃月刀便开始向外拖拽,脸上被轰出的狰狞坑洞仿佛对它没有丝毫的影响。

        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那柄青龙偃月刀正被关公雕像一点点的从汽车底盘中抽出。

        就在这时,磕了药的肥老虎低吼一声,握着一把不知从何处掏出来的砍刀便朝关公雕像冲了过去。

        “敢在老子的地盘杀老子的人,今天就让你抵命!”

        肥老虎现在之所以会如此的拼命,主要还是因为他现在是真的跑不了,毕竟三百多斤的体重摆在哪里,他又如何跑得过一具不知疲惫的雕像。

        除此之外,接触过超凡力量的肥老虎其实也存着一丝贪念,这关羽雕像表现的如此不凡,若是能将其击败,他是不是就能获得这雕像中所蕴含的超凡力量。

        在愤怒,求生和贪念的驱动之下,磕了药的肥老虎挥舞着砍刀有些癫狂的朝关公雕像冲了过来,那架势仿佛这雕像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以关公雕像之前所表现出的那种没有什么智慧的状态,肥老虎认为它肯定会继续傻乎乎的去拔那柄镶进面包车底盘的青龙偃月刀,而他也就有机会去偷袭,去攻击。

        然而,往往那些把别人当傻子的人,往往才是真正的傻子。

        察觉到肥老虎靠近,关公雕像竟然直接松开了青龙偃月刀的刀柄,那僵硬的雕像面孔上竟是浮现出一抹人性化的嘲讽之色。

        双拳紧握,右脚前踏,关公雕像那张僵硬的雕塑嘴唇自喊出‘拖刀斩’后第二次张开了。

        “呔!”

        伴随着一声暴呵,那尊浴血关公雕像的上方竟是出现了一到赤面长髯威风凛凛的巨大虚影,那不是武圣关羽又会是谁。

        随着武圣虚影的出现,一股强烈的冲击波立刻爆发而出,甚至直接将关公雕像身旁那辆面包车的玻璃都给直接震碎。

        武圣之威——震慑!

        直面武圣之威的肥老虎直接呆愣在了原地,他不仅是被冲击波所携带的力量所伤,同时也是受到了冲击波中所蕴含的精神力冲击,进而陷入了失神的状态。

        释放过武圣之威的关公雕像,其体表的光芒又暗淡了几分,但这一次它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滞,而是伸出手臂一把将失神的肥老虎拉到面前,紧接着一通沉重且致命的组合重击便落在了肥老虎的身上。

        不远处,坐在车内,看着被关公雕像打的嗷嗷惨叫不断喷血的肥老虎,王生双眼微眯,朝着驾驶位的白日胜一挥手,示意他开车。

        得到王生的指令,白日胜一咬牙,油门一脚倒地,右手快速切换档位,这辆如癞皮狗一般的破旧皮卡发出了一声如苍老野兽般的怒吼,在喷出一股浓郁的黑烟后疾驰而出,如扑向猎物的野兽般笔直的冲向了那尊正在不断虐打肥老虎的关公雕像。

        砰!

        一拳将奄奄一息肥老虎打到在地,察觉到远处异响的关公雕像本能的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可下一秒,一辆如癞皮狗一般的破旧皮卡便碾过了地上的肥老虎直接撞在了它的身上。

        咚!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碰撞声,癞皮狗皮卡的车头直接变形,而那尊浴血的关公雕像则是直接被撞飞出了十米开外。

        看着驾驶位上被撞得有些发蒙的白日胜,王生擦了把额角的血迹,沉声问道,“怎么样,车还能动吗?”

        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白日胜试了试,然后说道,“还,还行。”

        王生指着前方失去了一条小腿,身体也布满裂纹,但却仍试图起身的关公雕像道,“那就再撞!”

        打火挂挡,油门到底,濒死的癞皮老狗再次发出了怒吼。

        咚!

        咚!

        又是两次结结实实的撞击之后,濒死的癞皮老狗终于是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皮卡无法继续发动,王生一脚踹开车门,拎着六棱撬棍便走了出去。

        看着支离破碎只剩下上半身的武圣雕像,第六感虽已不再示警,但王生仍没有放松警惕。

        嗖!嗖!

        两柄短斧被掷出,在王生力量的加持之下,这两把回旋的短斧摩擦着空气呼啸而过,其威力比起肥老虎的五连射霰弹枪还要强上一筹。

        咔啦!

        王生投掷的短斧没有受到阻挡,直接在关公雕像仅剩的上半身上打下了两块巴掌大小的碎片。

        看得出来,它的硬度虽然依旧不俗,但却远不如刚开始那般能够无视手枪子弹的程度了。

        再次投掷了两柄斧头试了试,确认没有危险后,王生这才提着撬棍来到了关公雕像的面前。

        没有对武圣雕像的敬畏,同样也没有对超自然事物的好奇,王生举起撬棍便砸。

        咚!砰!咔!哗啦!

        一通暴砸之后,王生的手掌都被震出一丝血迹,而那武圣雕像也是彻底化为了一地的碎片。

        解决完敌人,正欲起身离开的王生无意中发现这雕像的脑袋碎片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王生俯身捡起,发现是竟一颗鹌鹑蛋大小的光滑石头,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颗夜光的鹅卵石。

        就在王生查看那颗夜光鹅卵石的时候,地上的关公雕像碎片突然再次亮起了淡淡光芒。

        这一变故让王生心中一惊,难道都碎这样了这鬼东西还能变化,就跟游戏里打boss一样,还有第二阶段。

        好在王生所猜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那光芒在略微闪烁之后便从雕像上缓缓脱离,并会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朦胧光团。

        看着那漂浮在空中的朦胧光团,王生有些好奇的用撬棍碰了一下。

        结果这刚一触碰,那团光芒就如寻找到了目标一般,在王生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顺着撬棍延伸下来,如乳燕归巢一般融入了王生的体内。

        这是什么东西!?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确认没有任何异常之后,王生索性便不去管它了。

        毕竟自己的第六感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还是挺灵的,既然它没有预警,那刚融入自己身体中的光团应该也没什么危险性。

        从关公雕像的碎片残骸处离开,王生又来到了之前被关公雕像一顿暴打,随后又被癞皮狗皮卡碾过的肥老虎面前。

        此时这个肥硕胖子虽然七窍流血奄奄一息,但却还没有死去,这生命力也是够顽强的。

        “你就是肥老虎吧。”王生淡淡的说道。

        “救,救救我,我会给你好多的钱。”肥老虎痛苦且虚弱的说道。

        见对方如此痛苦,王生决定帮他一把。

        在肥老虎惊骇的目光中,王生举起了手中的撬棍。

        “我叫王生,王建国的傻儿子,王芊的傻哥哥。”

        噗嗤!

        在王生的蛮力加持下,六棱撬棍那不怎么锐利的尖头自肥老虎的眼眶刺入,并直接贯穿了他的头颅。

        拔出撬棍,王生十分淡定甩了甩上面沾染的血迹和脑浆。

        可能是因为上辈子与死亡打了太多的交道,所以即便是杀了人,王生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我还真是冷血啊。”自嘲了一句,王生又朝着肥老虎那因为神经活动而微微抽搐的尸体道,“不过你的脑袋可没那雕像的硬。”

        对于大风棋    牌的其他人,王生或许可以网开一面,但对于肥老虎这个罪魁祸首,他可不会放过。

        捡起了肥老虎那柄掉落在地面的黑色七管枪,取下了肥老虎腰间的两个弹药袋,并翻出了那个装有白色药丸的黑色小盒子。

        刚才王生可是全程目睹了肥老虎与关公雕像的战斗,自然知道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时间紧迫来不及细看,王生将这些东西一收便准备去大风棋    牌的二楼储藏室找自己的妹妹。

        可刚准备起身,王生的身体却是微微一顿,在那奇特第六感的指引下,王生转头看向了肥老虎的腰间,只见在对方的腰带上,正别着一个青色羽毛模样的金属扣。

        没有多想,王生一把将那金属扣撸下,然后转身便朝着大风棋    牌的方向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生总感觉自己的速度好像快了一些,就在拿到那青色羽毛模样的金属扣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