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灾救世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准备

第三十三章 准备

        在白日胜那三寸不烂之舌的助攻下,王生最终以8000块的价格租了这间地下室整整一年的时间。

        并且因为王生十分痛快的直接全额支付了租金,所以这中年男人还免费额外赠送了他三个月的租期。

        而就在双方签好租赁合同并完成交易之后,那中年男人临走前,在略微犹豫之后又向王生透露了一件事。

        原来,这间地下室之所以会这么便宜,除了这里的位置不佳之外,其实还有着其他的原因。

        其一,是因为这里曾经死过人。

        据说是个女人晚上在这附近被拦路抢劫的给杀害了,不过因为上面封锁了消息,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其二,是因为这附近闹鬼。

        关于闹鬼这事,据中年男人所说,好像是这附近经常会有人会目击到诡异的黑影,但是因为没有证据也没有发生什么相关的恶性案件,所以也没人来管这事。

        而在中年男人说完之后,一旁的白日胜突然一拍脑袋。

        这件事他还真知道,平时他就对这方面的事很感兴趣,发生在身边的自然是不会放过。

        只所以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主要还是因为这事情有些匆忙,他也没往这方面想,现在经这中年男人这么一说,他也是记了起来。

        伸手碰了碰王生,白日胜小声的说道,“王哥,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一边说着,白日胜就想去找那中年人的麻烦,不过确是被王生给拉住了。

        在将那中年男人送走后,王生将那份租赁合同收进了随身携带的单肩包中,并从中又取出了几千块钱。

        而就在王生打开单肩包的时候,白日胜也是下意识看了一眼。

        然而当看到包中那黑黝黝的七管枪和大黑星时,白日胜的目光也是有些呆滞。

        这位老大是恐怖分子吗,大白天的都随身带着枪。

        正当白日胜在这愣神的时候,王生已经合上背包并将钱再次递到了白日胜的面前。

        白日胜见状连忙推辞道,“王哥你这是干啥,之前给我的钱我都没花,正想着要还给你那。”

        “给你就拿着,这钱也不是让你白拿,等会你帮我找几个人把这里打扫收拾一下,大门也换一扇结实的,还有屋顶的天窗也装上防护栏。”一边说着王生已经将钱塞到了白日胜的怀中。

        白日胜闻言也不再推辞,收下了钱拍着胸脯说道,“好嘞,王哥,我办事你放心。”

        王生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没别的要求,只要结实就行,钱不够再找我要,现在先带我去趟派出所。”

        “派,派出所。”白日胜语气有些结巴的问道,“王哥,你去那地方干吗?”

        “办身份证啊,怎么了?”王生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对派出所公安局这些地方有些过敏。”白日胜干笑着说道。

        “对派出所公安局过敏?这是什么病?”

        王生嘀咕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转身朝外面走去,而白日胜见状也是连忙跟了上去。

        而在离开之前,白日胜竟然还从车上翻出了一把蓝色的自行车车锁将大门给锁上了,说是为了安全第一,以免被鸠占鹊巢。

        在离开了这间位于东城的地下室之后,王生本想直接去派出所办理身份证,不过在半路上白日胜顺口说了句‘办身份证得要户口本,王哥你到了吗’之后,他们的路线就改成了王生的家。

        在回家找到了户口本后,他们又继续前往了派出所。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王生他们便来到了派出所门口。

        “你不喜欢进去就在这等我吧。”

        待车停稳后,王生向白日胜交代了一句,然后便拎着单肩包朝着派出所走去。

        然而刚一下车门,车上的白日胜突然大声的喊住了他。

        “王哥,你先等等。”

        王生转过身,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白日胜连忙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王生面前,有些紧张的指着王生手中的单肩包说道,“王哥,你办身份证就不用带这个了吧,这里面可是有警察的。”

        听白日胜这么一说,王生也是反应了过来,到这地方还带着枪,这也是没谁了。

        “也对,那就先放车上吧。”

        王生将手中的背包递出,白日胜连忙伸手接了过来。

        “唉好,王哥你快去快回,我在车上等你。”

        白日胜带着装有枪械的背包回到了车上,王生则独自一人进入了派出所。

        进入派出所后,王生发现这里面的人并不多,也就两三个的样子。

        正当王生查看这里面的情况时,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身高一米七五的小警察便迎了上来。

        在看到门口身材高大健硕的王生时,这小警察在惊讶之后,便连忙上前询问王生来这干什么。

        十几分钟后,小警察将王生送了出来,并微笑着提醒道,“王生先生,你办理的加急,记得半个月后过来领你的身份证。”

        王生闻言便点头道谢到,“好的,谢谢你了李警官。”

        “应该的,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职责。”

        离开了派出所,坐上了停在外面的面包车,白日胜将那装着枪械的单肩包递给了王生并询问道,“王哥,咱接下来去哪?”

        王生接过背包,然后取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略微思索之后王生开开口道,“时间不早了,送我回家吧,哦对了,顺路去一趟附近的超市,我去买点东西。”

        约莫半小时之后,白日胜的车停在了王生家的小区前,王生从车上下来,一手拎着那个有些破旧单肩包,另一只手则拎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食物。

        在上楼之前,王生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正要驾车离开的白日胜喊道,“你先等等。”

        白日胜闻言连忙停下车,并打开车窗有些疑惑的问道,“咋了,王哥,还有啥事吗?”

        走到驾驶室旁,王生低下头,对着驾驶位上白日胜低声说道说道,“这两天帮我弄一些汽油酒精之类的易燃物品,哦对了,炸药啥的你能搞到吗?”

        白日胜闻言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王哥,你可真太看得起我了,汽油酒精什么的我还能想想办法,可那炸药上面管的可是很严的,我这也没路子,只能是尽量帮你打听打听了。”

        对此王生倒也并不意外,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对于白日胜的能力他还是基本的。点了点头,王生沉声的说道,“嗯,尽量就行,麻烦你了。”

        二人分别后,王生提着菜回到了家中,不出意外王建国和王芊都还没有回到家。

        将手中的菜放到厨房,王生坐到沙发上举起了自己的左臂。

        随着他的意念微动,本来空无一物的左手手背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正在不断自转的星球图案,地星印记。

        “试炼任务。”

        伴随着王生的低声自语,地星印记上突然投射出一道虚影,虚影中是‘试炼任务’四个字,而在下方还有一个正在缓缓流逝的倒计时。

        投影消散,印记隐没,王生靠在了沙发上轻声自语道,“还有两天吗,是得好好准备一下了。”

        偏头看了眼厨房,王生想着是不是该给还未回来的家人们做顿饭,但下一秒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真怕自己会把厨房给炸掉。

        取出了手机,王生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一些自己感兴趣,或是之后试炼任务可能会用得到的信息。

        过了大概一个半小时,房门处突然传来了钥匙插入和拧动把手的声音,王生循声看去,只见穿着一身工作服的王建国正拿着钥匙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王生,王建国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大生啊,今天没出去吗?”

        “出去了一趟,又回来了。”一边说着,王生拿起了面前茶几上的一杯水递给了王建国。

        王建国见状又是一愣,过了几秒之后他才伸手从王生的手上接过水杯喝了起来。

        接过了王建国喝完的空杯子,王生转身将杯子放回茶几,耳中确是听到王建国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是跟以前不一样了,都知道给我递水了,这还是第一次啊。”

        轻笑着摇了摇头,王生放下杯子,然后转身想要对王建国说些什么。

        可是嘴刚一张开,王生却又停住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

        父亲,爸爸,这些称呼王生走感觉有些说不出口。

        而此时,王建国也看出王生有话要说,便直接开口道,“咋了,大生,有什么事吗?”

        从心中感谢了王建国的询问,王生略微思索之后便开口说出了自己早已想好的话。

        “是这样的,这两天我让白日胜帮我找了份工作,过两天我要去工作地点看看,可能需要个两三天左右的时间。”

        王生这么说自然是在为自己三天后去执行盖亚的试炼任务而找借口和理由。

        听了王生的话,王建国的眉头微微一皱道,“你要出去干活?那学校……”

        说到这,王建国的语气微微一顿,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以王生之前的脑筋,其学习成绩可想而知,虽说现在他的头脑灵光了,但他都高三了,脑袋虽然好用了,但知识和成绩这东西是需要积累学习的,可不会凭空出现在脑子里,而王建国也是明白这一点。

        叹了口气,王建国说道,“行吧,回头我再跟你们班主任说一声,他对你,还是比较宽容的。”

        王生闻言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从脑海中的记忆来看,哪位患有更年期综合症的班主任对成绩垫底他确实比对那些好学生更‘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