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惊!她能穿梭时空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上县衙走亲戚

第七十八章 上县衙走亲戚

        卖完海鲜,林婉婉又跑到农贸市场,将今日市场里新杀的两头羊买了下来,一头准备给族里人加餐。

        在车马很慢的大唐,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林婉婉从现代倒腾这些,根本没有人会发觉异样,大唐可不像现代传递消息那般方便。

        买完羊肉,林婉婉又买了许多火锅食材,以及火锅底料,然后才回到小别墅,穿越时空。

        从小溪镇的院子里出来,林婉婉对着昆仑比了下县衙的方向。昆仑秒懂,一拉马缰,挂着厚厚帷幕的马车就咕噜噜地向着县衙驶去。

        到了县衙的侧门,昆仑拿着林婉婉的名刺上前,没有多久,书棋就来到门口,将林婉婉迎了进去。

        “郎君在处理政事,还需要些时间,林娘子先去后院堂屋里喝口茶吧。”书棋引着林婉婉往后院走,不时还回头看看昆仑肩上扛着的箱子,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哦,行,不急,让你家郎君慢慢来。”

        林婉婉为萧翀治病时在县衙住了好几天,此时已是轻车熟路。

        到了堂屋后,书棋要给林婉婉烹茶,被她拒绝了。

        她示意昆仑放下箱子,从里面搬出了一个罩着盖子的大瓷盆,然后又取出个暖锅,倒上不久前才转移到坛子里的农夫山泉水,加上调配好的各种火锅底料,点燃炭火,等着水开。

        林婉婉看着暖锅对书棋道:“你下去吧,我自己等在这里就行。”

        “喏。”书棋行了礼,表情怪异地退下了。

        说实话,他是真没见过像林婉婉这样的贵女,为人处事完全是独树一帜。甚至他都忍不住想,林婉婉是不是对他们家郎君有什么想法了。

        而林婉婉此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跟萧翀套近乎啊。她连滩涂晒盐法都送了出去,没道理不好好维持一下关系的。萧翀可是一条她在大唐的大粗腿,那些“祥瑞”的奖励,还没发下来呢,还得等着他通知。

        难得今日有蓝鳍金枪鱼这么好的东西,当然要送上门了。亲戚只有多走动,才算得上亲戚嘛。而火锅也是林婉婉曾经答应过萧翀要给他做的美食之一,今日就一并安排上了。

        等水“咕噜咕噜”沸腾之时,萧翀便如同从梦境中走来的谪仙般,出现在林婉婉的眼前,隔着水雾看他,更显仙气。

        他的身后还跟个一个八字胡的青年,林婉婉见过一次,对方叫萧策,是萧翀的族兄,也是幕僚。两人脸上均带着倦色,但眼神仍很清明。

        “听书棋说表妹在准备吃食,某便带着士衡兄抓紧过来了,这些都是暖锅的料?”

        两人与林婉婉互相见礼后,围着食案落座,萧策对于边上一个个小碟子里放着的牛肉卷、羊肉卷颇为惊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食材。

        “这是什么冻肉片?”

        林婉婉道:“士衡兄一吃便知。不过,今日暖锅只是配菜,真正的主菜是这道哦。”

        说完,林婉婉便探起身子,揭开了盖子,露出了底下的庐山真面目。

        这一盆冰镇蓝鳍金枪鱼刺身可是解玉廷亲自做的,不仅刀功了得,每一片鱼肉都薄如蝉翼,摆盘也是大有讲究。鱼肉被摆成了一条龙鱼的形状,空白处恰到好处地点缀着柠檬片和黄瓜片以及雕花。

        中国菜讲究色香味俱全,这一盆刺身在“色”方面算是做到了极致。

        萧翀偏头看向萧策道:“怎么样,士衡兄,某喊你来对了吧?”

        “绝对来对了。”萧策笑着道,“观赏性如此强的切脍,某都不忍心下箸了。”

        萧翀又向林婉婉道:“表妹,这是你亲自做的?刀功了得呀。”

        林婉婉避而不答:“快吃呦,这可是深海蓝鳍金枪鱼,我们族里才捕捞上来的,肉质极鲜美,小妹我第一时间就给表哥你送来啦。”

        大唐人的饮食里,最受欢迎的一道菜就是鱼脍(即现代的刺身,岛国就是学的大唐吃法),长安人尤爱。

        但因为关中离海远,他们吃的多是江河湖里的鱼,比如鲫鱼、鲤鱼、鳜鱼、鲂鱼等等,所以唐人得寄生虫病的人,应该也不少。林婉婉这次就带了不少打虫的宝塔糖过来,打算回族里就发给学堂的孩子们。

        话不多说,三人开吃,沾着豆豉芥末的鱼脍,一口一片,肉质紧实,软糯清爽。

        将嘴里的鱼肉都咽下后,萧翀开口道:“冬日里冰镇过的鱼肉竟别有一番味道,原来切脍还能这么吃,托了表妹的福,某今日长见识了。”

        林婉婉眉眼弯弯道:“别只是吃鱼脍,也来试点虾滑,这也是我们族里自己捕捞自己做的吃食,两位兄长试试。”

        萧策道:“虾滑这东西倒是第一次听说,某要好好尝尝。”

        林婉婉充当服务员,用公筷一边将一盆虾滑分块拨进沸腾的汤料里,一边解释道:“等这些虾滑浮上水面时,就是烫熟可以吃了。”

        “唔,这虾滑味道不错啊。”萧策吃了一口虾滑感叹,“这暖锅里放的香料真多,不止是胡椒吧?”

        林婉婉道:“嗯,这样才够味,虾滑最配暖锅了。两位兄长,若是觉得虾滑好吃,什么时候想吃了,提前派人来我们庄里通知一声,保准给你们送上最新鲜的。”

        若是在宴请之时来要就最好了,他们林家庄的虾滑,就可以一举打入鄮县的上流社会餐桌上了。

        这也是林婉婉今天过来送吃食的第二个小心思。

        萧翀看着她,眼含笑意道:“如此,某便不客气了。”

        给萧翀的目光扫过,林婉婉顿时生出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有些莫名的心虚。对方那对如宝石般深邃而难以捉摸的双眸,令人根本无法在他的注视下耍弄小心思。

        哎,林婉婉心中暗叹,这天下叫“子房”的人,可真是都好厉害啊。以自己的段位在萧子房这位管着一县的人眼里,根本就不够看的。以后当以“拙”取之,尽量不要在他面前卖弄小聪明,以免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瞧了一会萧翀,又瞧瞧另一边也是一副智珠在握的萧策萧士衡,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要把千年前的古人不当活人,他们可比自己厉害多了。能在官场上走,还压得住当地士绅的人,绝对是长满了八百个心眼。